好看的玄幻小說 相公,努力學習方可和離-第35章 身份被疑相伴

相公,努力學習方可和離
小說推薦相公,努力學習方可和離相公,努力学习方可和离
这一顿饭吃了两个多时辰,丁老板和尹老板都喝了大醉,连方鸿和于永后来都喝了不少。
宴封像是针对连笒似的,饭间总找各种由头给她敬酒,好在言之舒还算有些良心,帮她挡了好些去,这样一来的结果就是,言之舒也有些醉了。
刘能送方鸿几人回同恩堂,丁老板和尹老板也被自家的小厮接走了。杨氏看着喝的有些高的言之舒,脑瓜子一转,就要拉着女儿侄子上街去。
“笒儿,娘十多年没来开阳了,想让雅儿带我和乐儿逛逛,辛苦你帮忙照顾一下舒儿啊。”说完不等连笒回答,就拉着两小朋友风风火火地走了。
言之雅和言容乐看着外面都已经陆续打烊的店铺……她娘(他堂奶奶)真的越来越笨了,嫌弃,怎么办?
连笒只以为杨氏是太久没见女儿了,想跟女儿多待一会儿,现在街上也没有多少人,最容易引起危险的人物还在包间里等秦砚来接,就交代了一句注意安全,由着她去了。
“对了,刘能赶了一天车,我让他送完人先回去休息了,你跟舒儿走回去吧。”杨氏折回来补充了一句,又欢欢喜喜地走了。
哎……为了自己傻儿子的终生幸福,她真是操碎了心。
人的梦想
“你这婆婆还真是~可爱!”宴七公子看杨氏风风火火地跑去跑来,明眼人都看出来她那点心思,笑着打趣连笒。
“七公子,可否借一步说话?”连笒在杨氏等人走后周身就带上了一股淡漠疏离,语气官方客套。
“孤男寡女,不怕你相公误会?”宴封风流公子当惯了,流言流语那是随口就来。
“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满脑子就知道风花雪月(卖弄风骚)?”连笒暗讽,先一步跨出门去。
“你对金主,就这说话态度?”言七公子跟上来,摇着一把风骚折扇。
连笒恶寒,金主……虽然你确实是金主爸爸,但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像做皮肉生意的?
“我对无赖,就这态度。”连笒想到这家伙一晚上点了那么多酒,跟方典那老头一样,就喜欢坑穷苦人家,不觉又怒从中来。
“无赖的银子我看你今天花的挺顺手的。”宴七公子不知哪根筋不对,竟跟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打起嘴仗来。
“你想怎样?”连笒在走廊尽头站定,握了握拳,转身。
“我不想怎样,就是不知道,如果小八知道姜夫人给她哥哥戴了顶绿帽,会作何感想?”宴封故意装傻,气得连笒握拳的骨头都咯吱作响。
“你很闲?”连笒看他那欠揍的嘴脸,很想一脚踹上去,想到这个人是自己那有权有钱有势的甲方金主,又生生忍住了。
“算了,我七公子也不是那爱嚼舌根之人,只是我很好奇,你这断断续续只上过几天学的小农妇,是如何写出《白娘子》系列话本来的?难道说,你正是那两条蛇妖之一?”宴封言笑晏晏,故意激怒连笒。
“不愧是状元出身(喜欢言情文的地主家傻儿子),你这脑洞,我甘拜下风!”连笒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怼了句。心里暗骂:你才是蛇,你全家都是蛇!
“那就奇怪了,不是那蛇妖,难不成你是什么无师自通的绝世天才?”宴封把“绝世天才”几个字拖长了音。
Of the dead
“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是那言家妇——农女连笒?”宴封凑到连笒耳边,小声邪笑。
连笒心下一惊,眼中快速闪过一丝暗芒。
宴封:这眼神……那天他没看错,这农女,有点意思。
宴封在饭桌上向言家人暗暗打听自己的底细,连笒早就发觉了,尽管她和言之舒聪明(警惕),还是让被“美色”所误的杨氏兜了连笒老底。
“怎么,就许你宴七公子神童现世?”连笒敛住神色,冷笑一声。她不是天才,但她看过电影、电视啊!
“若你没什么问题,为何连言家人都要隐瞒?”宴封宴封八卦的灵魂熊熊燃烧,句句相逼。
不只是写话本这事儿,看那尹老板对连笒很是尊重客气,但听杨氏的意思,她只是在给尹老板打杂。还有那丁老板,字里行间也表示出对连笒钦佩和敬意。这个小农女难道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本来对她的事儿也没那么感兴趣,但人就是这样,别人越是遮掩,他就越容易被勾起好奇心。
“麻烦。”连笒已经表现出不耐烦,惜字如金,。
“也是,一个十三四岁没怎么上过学的农女,忽然有一天写出了一套天马行空的故事,确实可疑。”宴封又狐疑地看了连笒一眼。
连笒:你还真怀疑上了?
她也希望自己是白娘子或青儿姐姐,可惜她不会妖法,否则她一定第一个就灭了这宴七。幻想和猜测真是人类最伟大的创造动力。
“你写话本……”
“为了钱。”不等宴封说完,连笒就不客气打断。这人烦不烦!话真多!
宴封:就不能为了梦想而战?
“你一个小农妇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宴七公子表示不信。
“你会嫌钱多?”连笒实在不想跟资本家探讨这种毫无意义的话题,白眼都不想翻了。
“是为了供你那小相公读书吧,你就不怕他将来金榜题名把你一脚给踹了?”出于对乙方的关心,七公子好心提醒。他可记得秦二给他讲过,姜上和她夫人还有富家千金那爱恨纠葛。
连笒:我求你让他现在就踹了我吧。
“不过,看你婆婆那样儿,被踹了估计你也可以留下当个摆设,享享荣华富贵。”七公子怜悯地安慰。
连笒:我谢谢你啊。
“也不对,你自己就能挣来富贵,看来是想要那官夫人的身份啊!”宴七啧啧摇头。“不过,一个农家子弟想要靠读书翻身,难于登天。我看你倒不如把那写话本挣的钱,拿来多买几亩田地,好歹能保障生活。”宴封继续叨叨。看,他多有人道主义情怀,对乙方的这么好的老板世上能有几人?
连笒看着叨逼叨的宴封,无语地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不过她心里清楚,宴封随口吐槽,实际是想劝她认清形式。
科举考试说到底还是有钱有势的世家大族之间的博弈,这从越朝书生所用书籍、笔墨、纸张价钱比同类的贵几倍有余就能看出来。只是那又如何?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鲤鱼能否越过龙门,总要逆流而上扑腾一下才知道。
“读书首在正心、修身,有力说齐家,余能谈治国,哪怕他不能靠读书翻身,泛览《周王传》,流观《山海图》。俯仰终宇宙,不乐复何如?”连笒望着窗外,语气轻松却坚定。
虽然她内心也免不了俗,自是希望言之舒能通过科举改变命运,挣得自己的一番地位,她这个合伙人日后也有大腿抱。不过读书的尽头也不一定就是科举入仕,尽自己所能让言之舒有机会去为自己的命运抗争,也算报答杨氏的真心疼爱了。
“你倒是看得开。”宴封没想到,一个小农女,对读书的真正意义却能看得比大多数人通透。如果大家都能这么想,越朝定能文兴安邦,四海升平。可惜,有些人就不喜欢有人降低他们游戏的门槛。
两人都想得有些远,一时静默。
“不过,你真就打算瞒着了?说出来指不定你那小相公会倾慕于你的才华不踹你哦。”宴封这人就是典型的正经不过三秒,没一会儿八卦的血液又沸腾起来。他好想看连笒吊打富家千金怎么办?
“算了,我可不想做那依附于男人而活的笼中之雀,只希望有朝一日,单凭自己的力量也能获得平等与尊重,恣意遨游于这天地之间。”
连笒心中漫上一丝向往。她知道,比起学医的言之雅,自己这个已经嫁人,还为丈夫所不喜的未来准寡弃妇,想在这异世闯出一片天地,难于登天。她想要的平等和自由、平静与安乐、她的梦想,注定要被嘲笑、被鄙夷、被阻挠,不过……她还就想玩玩挑战不可能,撼一撼这封建迂腐的高塔,给她无聊的穿越生活增添点乐趣。
宴封看着连笒那双灵动坚定的大眼。自由、平等吗?那些世家闺女尚且不敢奢望的东西,这个小农女居然如此笃定,她真的是个农女?想到初见时那一眼,也许,她真能颠覆世人的认知也不一定。
重生都市至尊
小说
“这个是一品书斋的特级令牌,有了这个,你的个人信息,属于一级机密,在你愿意公开之前,没人能知道姜上和你的关系。”宴封像是终于良心发现,不再盘问,扔给连笒一个金属材质的黑色令牌,上面只有编号和火红的暗纹,没有任何信息。
“说吧,你的条件。”连笒知道这人肯定不会这么好心。
“没什么条件,就是想有朝一日,在那无聊的京平城,能有些趣事可以听。”宴七公子仿佛想到什么,面上笑容都真挚了几分。
看着一派淡然从容的连笒,不知为什么,他就是有预感,她会搅起这一潭死水。
“你这浪荡公子的恶趣味还真是奇怪。”连笒接过令牌仔细观察了一阵,也没发现什么玄机,扬了扬,随手收进了口袋。“
隨身空間之嫡女神醫 素衣青女
“小姜姜,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哦”,宴封心情大好地离开了福来客栈。
“好啊,你这老古董就等着开开眼吧。”连笒心下冷哼,摸着口袋里的特级令牌,松了口气。
暂时不会暴露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