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戰歌擂討論-第一百零八回 陷阱逃生讀書

戰歌擂
小說推薦戰歌擂战歌擂
“呦,稀客呀”那女人迈着妖娆的步伐缓缓走出,女人们闪退一旁,“寨主”,单膝下跪行礼。
“都起来吧”女人妖娆将手一抬。
“大胆,还不跪下”旁边的女人对我等喊了一声。
“算了,刚来嘛,不知道规矩,情有可原,不过这也是破天荒啊,我们这里可是好多年都没来过男人了,呵呵”女人一步一步向我等靠近。
“啧啧啧,瞧瞧这胡须,是多么的有韵味啊”女人手一挥,薄纱划过老夫子的脸颊,香气如同利剑一般,直击心扉。
“还有你,不错、不错,就是不知道下酒好不好吃”女人又左右摇摆在我等几人面前穿梭而行,一只手指头点了一下王洪的脑袋。
王洪听到这话,立马怒目圆睁,狠狠的看着她。“呦呦呦,还当真了”女人晃到他的背后,“哎呀”一下子向后倒来,我见势不妙,急忙伸出双手,扶住了她的腰。
她一个笑容对着我,“你叫什么名字啊,姐姐的腰可好?”
“唰”我的脸一下就红透了,立忙将其扶正。
“你就是他们口中的神?”他看见我的旁边蹲在一个犬般大小的动物。
“怎么,你觉得不像”白泽直接就开口说话了,女人一怔,顿时惊讶了,不过不到一字之时,便又堆满笑容,“呵呵呵,哪能不信啊,我那师父不是躺在那儿了吗?”
“寨主,我等今夜多有叨扰,还请见谅”老夫子主动上前说。
“呵呵呵,不叨扰、不叨扰,各位,请吧,里面坐,你们也都散了吧”她指了指到处趴着看热闹的女人。
进了大门,分头坐定。
“上茶”女人一招手,下人就把茶端了上来,“这可是我们这山中独有的清茶,延年益寿、强身健体,各位不妨品尝品尝”
“敢问寨主,如何称呼”
“不必客气,小女子名叫无情,呵呵呵”女人边说边用手绢遮了遮脸。
“无情姑娘,今夜来的有些仓促,给你添麻烦了,还请行个方便,明日天一亮我等就走,你放心,我们绝不会把这里的情况说出去的”
“呵呵呵,我不怕你们说,我巴不得你们说呢,呵呵呵”
“什么意思?”
“呵呵呵,我们可稀罕男人了”
听到这话,多少让人有些尴尬,我们几个相互对视了一下,这一幕却被她瞧见了。
“喝茶,喝茶,尝尝我们这里茶,喝完后,我就让他们带你下去休息,让他们好好服侍你们就寝”
我刚拿起茶杯,嚼上一口,“噗”的一下就吐了出来。
“你还真喝啊,傻子”杏儿在我的旁边悄悄的吼道。
“看样子,这位小兄弟已经迫不及待了”
“没有、没有,寨主误会了,我只是茶叶呛住了”
“呵呵呵,明日还有劳各位为师父疗伤,你们放心,待师父醒后,我就派人送你们出去”
“多谢寨主”
“我的茶味道如何?”无情再次问道。
“上好佳品,寨主有心了”王岳仑说道。
“你看,他们都喝了”我又对着杏儿说道,“笨蛋,他们是把茶水藏于喉道之中,怎会真的喝下去,你难道没看见外面的情况吗?”
“我逗你呢,我怎么会真的喝呢”
“好了,想必各位舟车劳顿,就先先去休息吧”
“寨主,在下有一个请求,不知当不当讲”
“你说,呵呵呵”
“前面您的部下说让杏儿跟着他们一起,担心我等有什么不轨举动,我可以保证,绝不会对寨主您和您的寨子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您大可以放心,希望您能给她一个单独的房间,安排在我们的旁边,不知可否”
“呵呵呵,当然可以,小事一桩,我这就让他们把你们的房间腾出来”
“多谢寨主”
我们作揖,退了出来。
“跟我走吧,你们的房间这这边”一个领路的女人说道。
穿过一个回廊,又一个回廊,“哐当、哐当”铁链拖地的声音,突然从一个房间传了出来。
“姑娘……”我一伸手想要叫住前面带路的人,问问这房里关的是什么,怎么还用铁链锁着。
王洪一把就将我的手按了下来,急忙使脸色,哪知此人这女人已经回头,我无奈,“没事儿、没事儿,我就想问问还有多远”
金发精灵师之天才的烦恼
“不远了,就在前面”
“多谢姑娘”
“安排好了吗?”
“回寨主,安排好了”
“那老东西还没醒”
“是的,没醒,看样子一时半会儿醒不了”
“好,这可是绝佳的机会,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记住今夜就动手,然后斩草除根,呵呵呵”
“是,属下明白”
我们很快被带到了一处下风处的,房间依次排列,我跟白泽一个房间,其余每人各一个房间。
“你先回去吧,多谢姑娘”
姑娘走后,我们立马聚在了其中一个房间。王岳仑、王洪、杏儿、老夫子立马运功将茶水逼了出来,吐了一地。
“怎么样,有没有毒”我急忙问道。
“奇怪,怎么没毒”
“对啊,怎么会这样”
“我看,人家不一定就想杀我们”
“你想什么呢,你没看到外面的场景”
“楚楚说得对,小心为上”
“接下来怎么办?看样子,这睡也睡不安稳了,早知道就不来这破地方了,还不如直接赶路为好”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不是马后炮吗?”
“不要争了,这样,我们轮流守夜,有什么问题,大家也好有个照应”
“好,就这么定,我先来”王岳仑说。
“各自回房休息吧,楚楚姑娘你要多加小心”
“是,王叔”
然,刚过子时,王洪便被撞击声惊醒,“什么人?”王岳仑立马警觉,其他人听到响动,也纷纷从床上坐起。王岳仑一看,原来一柄飞箭射到了桌上。
他急忙拆下来看,“迟来有难,要想离开这里,必须先救迟来”
我们醒后,不敢轻举妄动,大家都猜到,想必我们一直在别人的视线之中,也不好再轻易聚在一起,“怎么办,怎么办”王岳仑想到了办法,他运功将墙体开了一个小口,刚好旁边住着其他人,为防隔墙有耳,他将布条传了过去,大家按照他的方式依次开了小口,在几个房间之间来回传递消息。
“这会不会是圈套”
“我看不像”
“为什么”
“如果是圈套,那么他们大可不必,完全可以趁我等熟睡之时下手,来个神不知鬼不觉,为何又要将我等惊醒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有理,那救还是不救”
“嗯……救,我跟王洪、杏儿托住他们,你跟先生和白泽去救人”
“好,什么时候动手”
“就现在”
“好”
商量定,王岳仑率先开了门,“我说各位姑娘,你们累不累,要不咱们痛痛快快打一场”他故意大声呐喊。
果然,话音一落四周火把四起,一批有一批的弓箭手对准了王岳仑,“哈哈哈,有点儿意思”
“吱呀”杏儿的门、王洪的门都打开了,杏儿的双剑早已抽出,王洪也摆足了架势,“来吧,鹿死谁手还不知道了”王洪一声呐喊。
“什么味儿”我用不鼻子嗅了嗅。
“好像是火药的味道”白泽鼻子灵。
“不好,赶紧告诉他们”我急忙欲跑出房门告诉他们,岂料火箭已经射来,密密麻麻。
白泽立马一个变身,将我一下子扔在背上,跟老夫子跳出窗去,刚跳出,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几个房间灰飞烟灭。
“杏儿、王叔”我大叫这要去看看。
“你不要命了”现场一片火海,我那顾这么多,拼了命的向前面冲去。
“不能再拖了,再拖我担心迟来就没命了”老夫子说。
“我不管,我不管”
白泽见状,“你先去救迟来,我跟他到前面去看看”
老夫子一个纵身就消失在黑暗之中,可这寨主这么大,迟来被他们藏在那儿呢?
老夫子很是心急,来来回回在屋顶跳跃。
我跟白泽一下冲到前面,白泽一声怒吼,震碎了所有人手中的弓箭,怒发冲冠,这女人们被吓得呆若木鸡。
“小姐,听到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
“外面好像出事儿了”
“快、快,快大声叫”女孩儿急切的催促。
“救命啊,救命啊,我们在这儿,我们在这儿”两个女孩儿大声喊叫。
不到片刻,几个女人提着刀兵就开了锁,推开了房门。
“叫什么叫,再叫送你们归西”
两个女孩儿只得戛然而止,眼泪在眼中打转,然这一声我们虽未听见,却惊动了老夫子,老夫子立马几个翻身,来到房门外。
“什么人”几个女人刚一转头,就被老夫子打晕在地。
“啊”两个女孩儿一声大叫。
“你们没事儿吧”老夫子问。
“多谢前辈,多谢前辈”
你们站开点,老夫子见两个女孩被锁链牢牢捆住,他急忙运气,以指为剑,只听当“嘭嘭”两声,锁链断裂。
“跟我走吧”
“小姐,快走”
“不知前辈要去哪里,我找迟来”
“谁是迟来”
“就是他们的师父”老夫子指了一下躺在地上的女人。
“哦,你说他啊”
“怎么,你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嗯,不是很清楚,不过我听他们说过,在寨主的房间里有个什么密室,我相信应该在那里”
“那寨主的房间在哪里,知道吗?”
“这我知道”丫鬟说。
“刚被送进来的时候,我听他们说过,就在西边的第一间房”
“太好了,多谢你们,不知你们能赶上我吗,如果可以就跟我们一起”
“这……”丫鬟和小姐相互望了望,“我们不会武功”
这可难了,“来不及了,我有要紧事儿要办,你们就在这里等我,用铁链把他们锁起来,堵住他们的嘴,我很快就回来,记住把门锁好,任何人叫门都不要开”
“前辈,不行,我怕”丫鬟说。
“不用怕,我本来想把你们送到前面,可那里我的同袍正在作战,我担心会更危险,相较而论,这里更安全”
“好吧,前辈,你去吧”小姐平了平心中的恐惧,鼓足勇气说道。
老夫子一转身就飞了出去。
可就在此时,无情悄悄的来到了迟来身边。
“你们都下去吧”
“是”
一群女人退出密室。
面前木桶里的水还是热乎,玫瑰花瓣也还在漂浮,只不过这水的颜色有点不大对,好像是黑色。
她缓缓走向刚刚洗浴干净,被赤裸裸摆在床上、手脚都被铁链捆住的迟来。
“师父啊,你这小身板可真香啊”她在迟来的身体旁游走,“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你的身体还是这么强壮,呵呵呵,只可惜,这些都要是我得了”
“你还不知道吧,我早就练成了《阴阳和合术》,呵呵呵,这些年也多亏了你,这么憎恨那些无情的女人和男人,给了我吸食,阳年阳月阳时男人的机会,今天你就是这最后一个,待我得了你的功力和身体,呵呵呵,我就能成为金刚不坏之身,便天下无敌了,呵呵呵呵”
女人一步一步走上了床,“来吧,我的师父,让我们好好享受着春宵一刻值千金吧,呵呵呵”女人一下子褪去了仅剩的一件衣物,缓缓的扑在了迟来的身体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