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陛下,廢后是條龍 起點-第六十七章 梅妃的死和他有關?展示

陛下,廢后是條龍
小說推薦陛下,廢后是條龍陛下,废后是条龙
“你明知她是被人害死,为什么不查?她伴在你身边多年,如今含恨而终,你就一点都不难过?楚鹤轩,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隐隐中,凌陌裳听到有人在撕心裂肺的怒吼,眼前的云雾渐渐散开,她这才看清说话时那人正是自己,不,严格来讲应该是原主。
此刻的她眼中痛苦,情绪激动,满是失望的看着面前站着的楚鹤轩,面对她的质问,楚鹤轩却异常淡定,语气不带一丝多余的感情,“来人,送皇后回宫。”
“我不走,楚鹤轩你不能这样,洺苑的死另有隐情,你是知道的,难道你真的要让她死不瞑目吗?”
宫人上前拉住她,却怎么也无法将她带走,她用力的挣扎着,冲着楚鹤轩继续大喊,那些话若放在旁人身上早就被问责了,楚鹤轩并未生气,只是看向她,用平静的语气对她说:“你若真要查她才会死不瞑目。”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到底知道什么,告诉我啊!”
楚鹤轩走近,轻轻捏住了她的下巴,双眸中寒意尽显,“朕说过,此事与你无关,莫要再追问,送皇宫回宫,没有朕允许不得踏出坤宁宫半步。”
“放开我,你说清楚……”
“……”
届时又起了白雾,那些声音也渐渐远去,脑海里一片浑浊,那些细碎的记忆无法告诉她所谓的真相,但至少能看出来楚鹤轩是知情的。
随着思绪回缓,凌陌裳睁开了眼睛,眸中雾气散去,坤宁宫的景象再次印入眼帘,身体非常疲惫,即便醒来却没有办法立刻起身。
水碧端着汤激动的跑过来,“娘娘,您总算醒了。”
“嗯。”凌陌裳神色淡淡,缓缓起身,却硬是没坐起来,水碧赶紧扶住她,在她背后垫了个枕头才让她稍微好受了些。
“坤宁宫……我是怎么回来的?”
记得当时自己不是迷路了吗?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晕了过去,没想到这一晕竟然晕回了坤宁宫简直不可思议。
“是王爷把您送回来的,不过他有事就先走了,对了,王爷还让奴婢给您熬了醒神汤,说这汤非常有用,您喝了就不会头晕了,虽然奴婢是第一次尝试,不过有王爷在旁指导应该还是没问题的,你尝尝看。”
“王爷?”凌陌裳有些好奇,她可不认识那位王爷,难不成是齐王?怎么可能,齐王看她的眼神巴不得杀了她,要真遇到她晕倒非但不扶她,说不定还会给上一脚。
水碧回道:“嗯,摄政王呀,娘娘难道忘了以前你们关系最好了,这次摄政王从昭莱回来还专程给您带了些小玩意,刚刚才托人送来。”
摄政王啊,她倒是有点印象,上次和楚鹤轩出宫就听他提起过,那不是上官家家主,掌握整个琉玥机关命脉的楚廉嘛,听起来就是个狠角色,原主居然跟他熟也是没想到。
“娘娘?您不想喝吗?”水碧将醒神汤递到凌陌裳面前,却见她半晌都没有回应,便想着她是不是并不想喝。
凌陌裳摇摇头,这会儿稍微恢复了点,她可不认为这凡间之物对她有用,元神重创又岂是一碗汤能缓解的?她淡淡的说:“你喝吧,我现在好多了,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三神老师的恋爱法门
“可这汤是……”
水碧有些委屈,却见凌陌裳朝她投来一个冰冷的眼神,立马识趣的端着汤药离开了。
等水碧离去后,凌陌裳坐在那静静的整理着思绪,善存有问题,要么是被什么附身,要么就是她本质并非人,但不管是哪种,必须要弄清她死生是死,目的又是什么。
至于梅妃的死,原主也发现了端倪,只不过找楚鹤轩对质,可他却对此事不闻不问,就如现在而言,也一次次让她莫要再查,他好似在隐瞒什么,难不成梅妃的死和他有关系?
但从她调查的那些信息来看,分明矛头指向的是太后,总不能是楚鹤轩要保太后吧,太后并非他生母,不至于做到这种地步,除非是有什么关乎他们两个人……
到底是什么事呢?
凌陌裳陷入了沉思,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不管是梅妃之死的真相,还是善存留在娴妃记忆深处的那股力量都让她非常头痛,尤其是那股力量,她必须要赶在对方动手之前赶紧恢复。
“大医师请跟奴婢来。”
这时外面传来声音,似乎是什么人来了,凌陌裳抬头看去,只见边莺抱着林珑正朝着她走来,一看到她,林珑四肢不停的摆动着,看起来那叫一个着急,边莺笑着松开它,林珑“咻”的一下窜到了凌陌裳怀里,用脑袋蹭了蹭她。
林珑用只有他们二人能听到的声音对她道:“宫中似有变故。”
变故?什么变故?林珑肯定也不在意后宫之争,所谓的变故一定和他们有关系,难不成他也察觉到了那股力量?
“听说娘娘身体不适,所以专程让边莺来看看。”边莺走过来眨巴着灵动的大眼睛,看起来很是可爱。
如今边莺因为医治太后有功,直接被封为大医师,掌管整个御药房,可不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小丫头了。
所以说她确实相当幸运,一次意外误揭皇榜,又恰巧太后病情逐渐稳定,治愈是早晚的事,只不过被她赶上了而已。
“没什么大问题,你不用管我,对了,上次我出宫去了一趟九龙商会,却未查出凝蝶香被何人买断,你可知还有其他方法能查明吗?”
边莺有些为难,她思索良久后才说:“九龙商会之事我不太清楚,不过要说情报的话也许可以去故楼,我就去故楼买过情报,问怎么才能赚大钱,楼主给了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让我一路往西,我就跟着指示去了,莫名其妙就到了正关街,然后就稀里糊涂的揭了皇榜……”
“所以你是因为买情报才揭的皇榜?”凌陌裳震惊的看着边莺,这所谓的故楼怎么听着那么不靠谱,边莺这纯粹就是运气好,换成任何人都行得通。
边莺弱弱的回道:“算,算是吧。”
看来此路行不通,得换个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