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大周敗家子 線上看-第二十二章 將軍淚推薦

大周敗家子
小說推薦大周敗家子大周败家子
管家听到声音,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拎着棍子冲了进来。
见小桃摊在床上,衣衫不整俏脸通红,顿时小眼一睁,怒喝道:
“大胆贱婢,竟敢勾引少爷!”
此言一出,小桃子险些气的背过气去。
萧子澄抬脚便踹,若是这货出去乱嚼舌根,被他那个继母知道,非要弄出些幺蛾子来不可。
一顿教训过后,管家识趣儿的怂了,萧子澄吩咐他搬几袋糙米来。
“少爷,您要这么多糙米干什么?”
管家一脸懵逼的问道。
萧子澄懒得和他解释,一个眼神便让他闭了嘴,“让你拿就赶紧去拿,哪有那么多废话?”
管家讪讪一笑,屁颠屁颠的跑走了,没过多长时间,便有几名家丁将糙米送了过来。
萧子澄看着地上的糙米,眼中满是光芒,不过光有这些可不够,最为重要的是要有设备。
“唉,小爷作为一个纨绔子弟,竟然还要亲自动手….”
萧子澄叹了一口气,让管家弄来材料,同时将萧方智喊来。
在书房中喝茶的萧方智,早就听下人说了,萧子澄让人弄了不少糙米过去。
到了萧子澄的小院,看到地上的粮食,萧方智不由眉头微皱:
“澄儿,你弄这么多糙米干什么?”
萧子澄一把将萧方智拉了过来,不等萧方智斥骂,便郑重其事道:
“父亲,你想不想让手底下士兵,受伤后存活率提高?甚至咱们还能大赚一笔。”
萧方智轻哼一声,伸手一拍萧子澄后背:
“我看你是皮紧了,大白天说什么胡话,再说了,那煤石你不是已经赚了许多银子么?”
“什么叫说胡话啊…老爹你的注意点不应该在伤兵存活率上面么…..”
看着儿子疯疯癫癫的模样,萧方智心中一阵担忧,难不成先前落水留下病根了?
若说这臭小子没开窍吧,弄出的马镫他闻所未闻。若是开窍了,怎得会指着一堆粮食,说能提升伤兵存活率?
得赶紧再找个大夫看看才行,好不容易混了个官职,可别惹出祸事来。
萧方智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道:
“别说胡话了,既是休沐便好好歇息,改日为父请宫中御医来,好生给你瞧瞧。”
萧子澄被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急的直跳脚:
“我没病找什么御医!不信就走着瞧,等我真弄出酒精,到时候想要就得掏银子!”
萧方智才不相信萧子澄说的胡话,什么酒精,没听说过酒能治病的。
“好好好,你若是真弄出来了,银子算什么?”
见萧子澄反应如此激烈,萧方智便没有再争论,还吩咐下去任由他折腾。
免得这家伙情绪激动,真犯病了,那可不得了。
[魔法少女小圆-粉黑]
有了萧方智首肯,萧子澄也不再迟疑,放心大胆的开整。
先是指挥家丁将糙米清洗干净,将各种不好的米粒挑出去,剩下的用水浸泡。
并吩咐下去,让家丁每天都要换水,这个过程要持续两三天。
神精榜新传-狩猎季节
接下来便是最为关键的器材问题了,要进行蒸馏,便一定要有蒸馏器。
但是,如今可没有蒸馏器卖。
萧子澄原本是想让管家按照他的要求,找人做个蒸馏器,但是管家一听,便觉得这蒸馏器倒是跟道观里的炼丹炉有些相像。
好在大周道教盛行,大大小小的道观,都快比茅房还要多了,找个炼丹炉,那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这年头有钱,还怕买不着东西么。
当萧子澄见到管家买来的炼丹炉,心里满意极了,这尼玛简直就是蒸馏器的前身啊。
只需稍微改造下,插几根管便行了,至于其它的设备,这里都有现成的。
糙米需要泡几天才能方便蒸煮,现在还没法用。萧子澄看着小院中的简易蒸馏器,肚子中的酒虫却也被吊起来了。
现在这大冷天的,若是来上一杯烈酒,那感觉想想就爽。
嗨!我怎么忘了,大周虽然酒不咋地,但是有现成的果酒啊!
最重要的一点,按照白兰地的酿造方法,不需要酒曲,就能捣鼓出烈酒,而且味道也不错。
想到这,他直接叫管家买现成品,也就是一些普通人家所酿造的果酒。
而且萧子澄只要酿造时间三十天左右的果酒,其还是葡萄酒为主。
一切准备就绪后,萧子澄开始研制他的蒸馏酒了。
这玩意,萧子澄真是太熟了。身为资深酒鬼,他在家还鼓捣过蒸馏设备,所以没过多久,第一桶蒸馏葡萄酒便出炉了。
“少….少爷,这是啥酒?”
管家盯着那桶清澈透明的液体,咽了咽口水道。
“名字我倒是还没有想好,不过既然是新酒品种,便要弄个响亮点的名字。”
萧子澄皱着眉头想了许久,忽的贱笑一声:“我看就叫做将军泪吧。”
“将军泪?….”
管家闻言脸色古怪,看着少爷那不怀好意的笑容,瞬间便醒悟过来。
少爷这是和老爷杠上了啊…..
萧方智在书房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放心不下,生怕那个兔崽子又弄出什么幺蛾子的事儿来。
故而,他悄悄来到萧子澄所在小院外,谁料离得老远,他便嗅到一股浓郁的香气。
“什么味道,这么香?”
看着闻着味跑过来的父亲,萧子澄微微一笑,舀出一大碗,递给萧方智道:
“新鲜出炉的将军泪,一碗十两银子,概不讲价。”
听着这古怪的酒名,萧方智没好气的白了儿子一眼,想起不久前的赌约,有些拉不下脸。
不过他常年在军中,酒对他来说吸引力太大了,经过一番挣扎过后,还是痛快的掏了银子。
萧子澄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笑眯眯的盯着父亲。
萧方智吸了一口气,接过酒碗来,直接一口倒进嘴里。
“嘶….”萧方智倒吸一口凉气,脸色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真他娘的过瘾!”
这葡萄酒还是刚蒸馏出来的,酒精浓度至少也有五十多度,而且非常辛辣。
他方才也只是想故意整整父亲,没曾想到萧方智直接一口闷了进去,那大碗少说也有半斤….
果不其然,下一秒,从来没有接触过烈酒的萧方智,在原地打了几晃直挺挺倒了下去。
“老爷!!!快来人啊!老爷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