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一百年後的人生-第173章 露餡相伴

一百年後的人生
小說推薦一百年後的人生一百年后的人生
张玄小声道:“确实不像老狐狸的行事风格!见机行事吧!”
唐仇“嗯”了一声后,张玄放下窗帘,掀开帘子走出车仓,道:“前面停下!”
车夫应诺,唐仇驱马上前,小声道:“不要靠太近!”
当拖车的马跑到距离对方的马头三尺远,车夫就收紧了缰绳,留下转车调头的空间。
唐仇傍着马车,紧盯住对方两名骑马的护卫。前面开路的四名护院一齐下马,表面上是牵马下官道吃草,实际上是从另一面护住张玄,以防远处有埋伏。
车队忽然停下,后车的女眷有的掀窗帘、有的掀帘子,一起向外张望。
张彤云惊呼道:“顾伯伯?!”
王质道:“我上去看看!”
前方,张玄拱手笑道:“顾伯伯,马车上行礼多有不便,请恕小侄礼数不周!”
顾颐泽道:“贤侄无需多礼!我正准备到贵府找贤侄呢!没想到刚好就碰上了!”
张玄故作惊讶,问:“顾伯伯,你找小侄所为何事啊?”
顾颐泽道:“说来惭愧!前段时间,老夫忙于工作,将把彤云接到顾家别院的事务交与梦涯处理,谁知道这混小子好吃懒做,居然修书一封就打发了事,他把彤云当成什么人了?真是岂有此理!我因此将他严加管教,并且打算亲自登门向彤云道歉!”
张玄道:“顾伯伯言重了!这等小事何须劳驾顾伯伯奔波,我此刻正是亲自护送彤云和嫁妆到顾家别院,以确保婚期不误。”
顾颐泽道:“还是贤侄做事稳当啊!比起我那几个儿子强多了!贤侄,你我车驾挡道甚是不妥,往回走一二里路有一家饭店,要不由我做东宴请你和彤云,算是作长辈的一点心意,也为先前轻怠彤云的事道歉,如何?”
张玄问:“顾伯伯,小侄实在是疑惑不解,此刻已将近午时,你为何路过客栈而不进呢?”
顾颐泽笑道:“我已经很少出远门了,所以赶路赶糊涂了!要不是路遇贤侄,我恐怕要饿肚子了!”
张玄拱手道:“原来如此!那么请顾伯伯前面带路吧!”
顾颐泽命车夫调头,自己弯腰进入车仓。张玄走进车仓,掀起窗帘,唐仇和王质都在车窗外。
张玄道:“王质,刚才你也看到了,我觉得这事有点古怪,我现在头脑混乱,你赶紧去和王夫人商量个万全之策!”
王质问:“那个人是等着我们到来的吗?”
唐仇道:“对!大老远就停下马车,等着我们上前!”
王质道:“那肯定是不怀好意的了!”
张玄道:“怪就怪在顾家的老狐狸亲自出马!这得担多大的风险啊,一点也不像他的做事风格!”
王质道:“东家,我这就去和娘子商量对策!”
张玄道:“唐仇,吩咐队伍跟着前面的马车!”
王质策马回到后面,唐仇吆喝众人上马起程,跟上前面的马车。
车队走了两里路,来到一个供旅客歇脚、补充物资的小集市。先行一步的顾颐泽站在小集市唯一的饭店门前等候张玄一行人,其身后跟着两名护卫。
车队在饭店门前停下,张彤云由银婴陪同,急匆匆的下车朝顾颐泽走去。
张彤云欠身施礼道:“彤云见过顾伯伯!”
顾颐泽笑道:“彤云,书信的事千万别往心里去,是梦涯没有把事情办好,顾伯伯是特意过来向你道歉的!”
张彤云道:“顾伯伯言重了,彤云哪里承受得起啊!顾伯伯,我想知道梦白最近怎么样了?”
顾颐泽道:“梦白一起安好,彤云为何有如此一问啊?”
张彤云道:“我前后给他写了两封信,他都没有回信,我是担心他出什么事了!”
顾颐泽笑道:“傻孩子,梦白这么大个人能出什么事,不要自己吓自己!我最近把一些生意交给了梦白打理,那孩子可能把全部心思都扑到事业上去了,大概因此而忘记了给你回信吧!”
张彤云道:“顾伯伯把情况陈述清楚,我也就安心了许多,收不到梦白的回信常常让我胡思乱想!”
顾颐泽笑道:“小女儿家通常如此,不足为怪!”……
张彤云找顾颐泽聊天是有意而为之,一来是为了打听顾梦白的情况;二来是为了拖住顾颐泽。
利用这个时间,王质夫妇找到张玄和唐仇,阐明两人商量好的计策。张玄和唐仇无异议,四人便依计行事。
王质留下来安置车辆行李,其余三人走向客栈。
张玄笑道:“哎呀,要顾伯伯站在门口迎接,小侄内心惶恐啊!”
张彤云附和道:“如果爹爹还在世的话,一定会说我们兄妹没大没小,有失体统了!”
顾颐泽笑道:“我们伯侄难得相聚,别管什么礼数规矩,今天是百无禁忌,你们尽管随心所欲、自由发挥!”
张玄道:“顾伯伯,这顿不如由小侄做东吧?”
顾颐泽道:“不劳贤侄费心,我先行一步已在雅间备好酒席,只等贤侄和彤云上楼。”
张玄道:“既然如此,小侄就不与顾伯伯争了,劳烦顾伯伯领路吧!”
无名之蓝
顾颐泽及两名护卫在前面带路,张玄一行人紧随其后。
再来说说王质。他指挥车夫停好车驾,留下五名护院看守行李物品,自己带着另外五名护院包围顾颐泽的马车。
车夫正坐在前室一心一意的啃着干粮,丝毫未曾察觉有六个人向他聚拢。王质施展神行从侧后方快速接近,匕首抵住车夫的后腰。
车夫大惊失色之下,看到五名汉子向他逼近,连忙举起双手,道:“好汉饶命!”
王质与车夫并肩坐在前室,道:“把手放下,继续吃你的烙饼,如果敢闹成动静,马上要了你的命!”
车夫立即放下手,双手抓着烙饼,一边啃,一边捣蒜似的点头。
王质道:“我只问几个问题,你必须据实回答,是生是死完全在你自己的一念之间。你知道了吗?”
车夫诺诺道:“好汉,有话只管问,小人保证没有半句假话!”
王质赏识道:“很好!那我们从最基础的聊起吧!你是什么人?”
车夫道:“好汉,我是一名车夫,专门给人赶车的!”
王质问:“刚才坐你车的是什么人?”
车夫面有难色道:“好汉,小人不知道!他就是一名租车的客人!”
王质问:“你说他租了你的马车?你不是大户人家里的马车夫?”
车夫道:“好汉,小人是自个营生!”
王质问:“他们是在哪里租的车?”
车夫道:“会稽郡山阴县!”
王质道:“车夫,你不要害怕,我是衙门的,我怀疑租你车的三人是我们一直在追捕的逃犯。你坐在此处不要声张,更不要想着通风报信,待我们抓到了逃犯自会对你论功行赏!否则……”
车夫连忙道:“官爷,小人和那三人非亲非故,您尽管抓捕,小人绝对不会发出一点声音!”
王质留下一名护院看着车夫,带四名护院进入客栈。
谢道韫在楼梯口等候,看见王质招呼他过去,王质把探听到的情况告诉谢道韫。
谢道韫思忖道:“依照车夫的说法,这三人来历不明。谨防有变,我们快点到雅间吧!”
王质道:“娘子,一会可能照应不及,你自己小心!”
谢道韫道:“好的!”
谢道韫把他们带上二楼,张玄和张彤云正倚着栏杆鸟瞰客栈,唐仇和银婴在旁边护卫。
张玄看见王质,问:“怎么样?”
王质附耳告知。
张玄点点头,道:“好了,都进去吃饭吧!”
唐仇安排四名护院守在门口,其余人等进入雅间。为防万一,王质还招呼了店小二过来。雅间里的大圆桌上已经摆满了美味佳肴。顾颐泽坐在席上,两名护卫立在身后。
看见众人进来,顾颐泽招呼道:“贤侄、彤云,还有大家,快坐!快坐!菜都要凉了!”
店小二笑着打断道:“客官还有什么要吩咐吗?”
王质道:“麻烦稍等!”
张玄对顾颐泽的话置若罔闻,站在原地,注视着顾颐泽。众人以张玄为首,张玄不动,谢道韫和张彤云马上向张玄靠拢;唐仇、王质和银婴各自散开呈鼎立之状,把三人护在中间。
顾颐泽看到如此阵仗,不解地问:“贤侄,这是为何?”
张玄盯着顾颐泽的脸,问:“你究竟是谁?”
顾颐泽道:“贤侄,你这是怎么啦?刚才说要在外面等朋友,现在人齐了,一进门就问我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
张玄道:“你的脸毫无疑问是顾颐泽,我看不出任何破绽,不过我非常肯定,你不是顾颐泽!”
顾颐泽站了起来,很感兴趣地问:“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张玄道:“你的外貌、声音、动作神情都完美无瑕,找不出一丝破绽。你甚至连顾颐泽的油光水滑、八面玲珑都模仿得惟妙惟肖。只可惜你做错了两件事:第一,顾颐泽不会对我们兄妹如此好说话,他通常会端起一副高高在上的长辈架子;第二,顾颐泽吝啬成性,还有洁癖,所以只付了雇佣你们的钱,没有借给你们马车,以致于你们只能自己另行租赁马车。这本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却让我非常肯定你不是顾颐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