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 起點-一百三十章 軍訓推薦

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
小說推薦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绝
郑开走的时候,周国良让周子扬和沈佩佩送出门,并且客气的说了一句,以后在学校有什么事都可以找郑叔叔。
郑开也笑着说:“子扬就和我儿子一样,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这话是在翟萱面前说的,其实就是给翟萱一个保证,翟萱对此没说什么, 然后周子扬把郑开送出去,郑开临走的时候拍了拍周子扬的肩膀道:“子扬,以后在学校有事可以找我。”
周子扬点头表示明白。
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父亲和翟萱已经不在饭桌前,转而在旁边的茶桌旁,翟萱一双肉丝美腿并拢着微微倾斜的坐着,标准的淑女坐姿,这女人,举手投足之间都流露着优雅。
周国良见周子扬回来便吩咐周子扬在旁边倒茶。
周子扬心想刚倒完茶, 又倒?
话是这样说,但是周子扬还是恭敬的给翟萱倒水,翟萱不管是谁,都保持着应该有的礼貌,周子扬过去的时候翟萱绷直了身子,她小腰纤细,挺直身子的时候,背部会有一个半月的弧度。
靠近翟萱的时候,发现她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香味。
“谢谢。”翟萱微微冲周子扬点头。
周国良对于儿子的礼貌也很满意,让周子扬在旁边坐下,并且开始介绍起自己的儿子, 顺便也开始介绍了一下眼前这个女人。
这个时候周子扬才想起前世的时候听过这个女人,杰出青年女企业家之一, 也是前世周子扬的甲方爸爸。
虽然说合作过, 但是那只是公司的合作,周子扬这是第一次见到翟萱本人,关于她的故事倒是也没少听。
听说这女人挺可怜的,刚结婚丈夫就出事离开了,然后因为男方家族势力大,就一直没结婚,在夫家的庇护下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是一个公认的女强人。
周子扬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父亲竟然认识翟萱。
听两人聊天内容似乎是大学时候就认识,而且翟萱的丈夫应该和周国良也认识,周国良在那边感慨着可惜了子睿。
而翟萱却轻轻一笑的说,过去了过去了。
周国良对翟萱说,自己就这一个儿子,现在考上了金陵大学,这次专门过来,其实就是想找你,让你多照顾一下他,如果可以的话,也可以多锻炼一下他。
翟萱把周子扬审视了一遍,点头称赞的说很有学长你以前的风范。
周国良摆了摆手:“我算什么风范,比起子睿,差太多了。”
他其实和翟萱已经好久不联系了,毕竟是朋友的遗孀, 自己有家有业的, 不可能说没事就联系一下, 如果不是因为周子扬的原因,可能一辈子都不联系。
但是没办法,谁让自己就这一个儿子,周国良是真的想为儿子铺路,所以能利用的关系,都会拿过来用。
他让周子扬以茶代酒的敬翟萱一杯,说了自己以前和翟萱,还有翟萱的丈夫宋子睿三人之间的关系,那是很铁很铁的。
周国良说自己刚来金陵读书的什么时候,什么都不懂,那就是你子睿叔叔带着你爸玩的。
“这孩子也可怜,从小妈妈不在身边。”周国良指着周子扬说。
翟萱轻笑了一声,道:“你们的事情我也听过。”
周国良叹了一口气:“也是过了很久的事情了,算了,不说了。”
周子扬这个时候很听话,倒了一杯茶来敬茶,恭敬的叫了一声萱姨。
翟萱微微一笑的接过茶。
周国良在那边继续说着自己以前和翟萱的丈夫多么的铁,说以前还说,要是有孩子,就指腹为婚什么的。
周国良是想让周子扬和翟萱攀上关系的,因为如果在金陵发展,翟萱会对周子扬起很大的帮助。
于是仗着点酒意,周国良告诉周子扬,你萱姨就跟你妈是一样的地位,你从小妈妈就不在身边,以后有出息了,就要把萱姨当妈妈一样孝敬。
“再敬你萱姨一杯,以后,你萱姨就是你干妈知道么?”周国良仗着酒意在那边引翟萱入套。
而翟萱却是并不入套,听了这话只是淡淡一笑:“老学长,你喝醉了,子扬以后在金陵的事情,该帮的我会帮忙照拂的,但是这干妈什么的不好乱认。”
和她一起玩
周国良还想时候什么,翟萱却是拿出了手机:“来,子扬,我们先加个微信,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萱姨。”
说着,她微微的前倾身子。
周子扬点头,老老实实的加了微信。
之后翟萱起身:“老学长,我一会儿还有个会,就先走了,以后子扬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谷挋
朋友的妻子:有妳在的家
说着,她冲着周子扬笑了笑。
周国良有些失望,这个女人能混到如今这个地位,的确是不简单的,根本不可能轻而易举就让周子扬抱上大腿。
“我送你一下。”周国良说着,就要起身。
“留步。”翟萱拿起手提包,举止优雅,踩着高跟鞋离开。
我家的魔王是天使身为勇者我很为难
最强的职业不是勇者也不是贤者好像是鉴定士(伪)的样子?
周国良赶紧让周子扬去送一下。
周子扬跟在后面。
酒店外面已经静静的停靠着一辆奔驰商务车,见翟萱出来,司机把门打开。
翟萱转身看了一眼周子扬,微微点头:“以后有什么事,可以给萱姨打电话。”
青子 小說
周子扬点头。
两人就此分开,周国良是喝醉了,周子扬进来的时候,周国良竟然在椅子上眯着睡着了。
想来也是,他这么忙的一个人,来金陵肯定是早上五点出发,九点到学校就过来找自己,一直没有时间休息。
周子扬过去叫了两声,周国良才模糊中清醒过来,呢喃的说:“老了,喝几杯酒就醉了,你扶我去旁边的酒店休息一下。”
明天就要军训了,但是周子扬却没有回宿舍,而是在酒店里陪着父亲睡了一夜,周国良告诉周子扬要和翟萱保持好关系,如果她愿意照顾一下你,你以后的路会好走一些。
可能是喝了酒的原因吧,周国良说的话也有点多,再次见到了翟萱,周国良想到自己年轻的时候,那个时候,翟萱可是政法学院的校花。全校的男生,没有不喜欢翟萱的。
“你也喜欢?”周子扬问。
“我喜欢,我喜欢有什么用?你老子当时是一穷二白的穷小子!我就算喜欢,她也不愿意跟我!”周国良在那边嘟囔。
周子扬轻笑一声:“也还好没跟你,不然也没什么好结果。”
周国良看了一眼周子扬,他从话中感觉到了儿子的怨气,但是也没办法,叹了一口气:“我和你妈的事情,你太小了,不懂,总之你现在已经长大了,我就想你好好过好你的生活,大人的事情你少操心。”
周子扬心想自己本来也没打算操心。
周国良叹息:“当时你子睿叔叔和你萱姨,真的是天造地设,谁都羡慕。”
周子扬没接话,就任由周国良在那边说,两父子聊了很晚,基本上都是周国良在那边说,周子扬都没怎么接话。
老头子说累了,自己就睡着了。
周子扬在那边眯了一会儿也睡了,早上六点的时候两父子一起起来,周国良急着回去开会,周子扬也回去上学。
七点到学校的时候,军训的号角已经吹了起来,周子扬匆匆穿了军训服,混迹在同学里面。
“小周昨晚去哪了?”徐正鬼笑着问。
“是不是和江悦出去住了?”郑乾也开玩笑。
周子扬翻白眼说:“狗屁。”
话是这样说,但是两个舍友还是在那边没心没肺的笑,其实他们昨天是看到a6车的,也知道是周子扬父亲来找他,但是并不妨碍他们开周子扬的玩笑。
军训一如既往的开始,先是集中在操场,带队军官在那边讲话,说你们都是未来的希望,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志则国志,知识武装头脑还不够,还需要有一个强健的体魄。
讲话一直到九点多,太阳出来了,烤的人难受,但是还是要走着是二十公里开外的营地,其实二十公里不远,都能走过去,但是这大夏天烤人,又穿着笨重的军训服,立刻让同学们怨声载道。
孙词和顾雅在那边维持秩序,安慰的说,保存体力,忍一忍就过去了。
顾雅一身迷彩的军训服,扎着双马尾的麻花辫,还真有几分小战士的模样,笑起来有酒窝,格外的好看,有她在旁边安慰,其他学生的确振奋了很多。
从九点出发,走到中午的时候,都没有走到一半,这个时候已经有人有怨言了,有的人暑假里坚持锻炼,倒是没觉得什么,问题是有的人是真的在家里玩了两个月,没做一点运动,这突然的要走这么长时间的路,一时间有些受不了。
医务车在队伍里来回穿梭,不时还能听到学生和教官之间矛盾的声音。
周子扬老实的和徐正郑乾走在一起,这三个人体力都非常好,走了半天也不觉得累,还有说有笑的。
看着孙词跑前跑后的在那边忙碌,徐正和郑乾是真的觉得可怜。
“唉,这班长当的,我感觉老孙最起码要走两杯的路程。”
“他一个男孩子还好一点,你瞧那顾雅,感觉脸都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