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不滅造化決笔趣-第四十九章碾壓分享

不滅造化決
小說推薦不滅造化決不灭造化决
乾天宗竞技场,此时已是一片死寂。
望着在弹指之间,甚至许多内门弟子都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就反手斩杀两名内门天骄的陆泽。
无数弟子心中陷入难以言喻的震惊。
一开始,他们都觉得陆泽首席弟子的名头,名不副实,不过是天赋好,侥幸被宗主看重罢了!
可现在看来,陆泽哪是运气好,人家是真正有那个实力!
两大天骄联手都干不掉他,反而被他反手斩杀。
如此实力,乾天宗又有多少人有?
“陆泽,你残杀同门?也不怕宗门治你的罪吗?”
高台上,穆云月神情难看至极,朝陆泽大声质问道。
之前她一直在暗中催动青龙法镜,想趁着陆泽和黑夔、霜红叶缠斗时,暗中偷袭,将其斩杀。
谁料陆泽竟然这么强大,在弹指间就将二人镇杀。
此言一出,原本正讥讽望着她的陆泽,神色顿时变得意味深长,就如同看傻子一样看着她。
原本鸦雀无声的宗门弟子,一时脸色也是难看至极。
残杀同门?
拜托,这可是生死斗的擂台!
既然上了这擂台,就意味着已经做好死的准备。
哪有残杀同门一说?
要怪只能怪自己修为不行,自寻死路!
“穆云月,你说话还是那么好笑!”
陆泽哭笑不得地看了穆云月一眼,而后抬头望了一眼她的头顶,又似明白了什么,冷笑道:
“你是想拖延时间吧?不过没用的,这法宝再强,却伤不了我!”
穆云月头顶处,青龙法镜青霞流转。
镜中青龙之影,吞吐神霞,气息摄人,如蕴天地神威,仿佛随时都能破镜而出。
这是青龙法镜的器灵,一旦让它出镜,即便是蜕凡境强者都抵挡不住它的威能。
不过,陆泽浑然不惧,越强的法宝,需要的力量越大。
以穆云月这等修为,哪怕催出器灵,也只能发挥出三成威势。
最多对真玄境九重造成威胁!
“哼,狂妄!”
“受不受得住,不是你说的算的!”
穆云月见陆泽这般说,眉宇间顿时浮现一重杀意。
只见她意念一动,一股至阴寒气从她身上涌现而出,整座擂台都似覆上了一层寒霜。
这是她天阴圣体所造成的效果。
而在这一刻,她也在陆泽面前呈现出她真实的修为——
真玄境一重!
三年时间,从后天境修炼至真玄境一重,可见穆云月资质是何等妖孽。
而且因为体质的缘故,哪怕是真玄境三重强者都不是她的对手。
“陆泽,拿命来!”
随后,穆云月玉手一抖,一把青光闪耀的长剑出现在她手中。
她娇叱一声,手持长剑直朝陆泽刺来。
青芒闪烁,带起一阵凌厉的剑风。
青色的长剑,仿佛是一条游龙,在空气中划出一抹绚丽的轨迹,向陆泽迅速逼近。
长剑速度极快,剑尖几乎要刺到陆泽的胸口。
“你就只有这本事?是不是之前催动青龙法镜让你修为大损?”
色々诘め合わせ
望着穆云月的攻击,陆泽目露不屑,一记“天罡破魔拳”轰出,就将那缕青剑击飞。
“疾!”
穆云月也被陆泽这一拳轰飞,但似是为了印证陆泽的猜想。
在她被轰飞刹那,忽掐了一个法诀,对准了陆泽。
登时间,青龙法镜青霞大涨,一道青芒瞬间飞出。
如同青色的神锋,无坚不摧,蕴含着极为恐怖的剑威,仿佛要将虚空都割裂,向陆泽刺去。
青光的速度快到至极,哪怕是真玄境九重强者都反应不过来。
“嘭!”
下一瞬,青光就重重劈砍在陆泽身上。
登时间,高台剧烈晃动了起来,尘埃飞扬。
隐藏在高台中的阵法,亦被激发,不断抵消着青光余威。
但即便如此,还是有一圈圈能量涟漪,自高台荡漾而开,将不少修为低微的弟子横扫在地。
“哈哈哈,陆泽,让你狂,这次你死定了吧?”
穆云月望着被尘埃笼罩的擂台,忍不住放声长笑,装若癫狂。
她从之前陆泽和黑夔、霜红叶的战斗中,就知道陆泽速度惊人,以青龙法镜的速度,绝对打不过他。
所以她一直在等陆泽心神松懈的这一刻!
现在,她终于等到了!
青龙法镜这一击,哪怕是真玄境九重强者都无法存活!
那陆泽再强,也必然成为一具尸首!
“这法宝果然不错,竟然把我衣服切碎了!”
但就当穆云月志得意满,以为陆泽必死无疑时,一道轻赞声,忽从尘埃中响起。
随后,尘埃落地,陆泽的真身,自尘埃中走出。
陆泽腰杆挺立,面色如初,除却衣裳有些破损,竟毫发无伤。
他早就料到穆云月会偷袭,所以一直运转流风剑影,在自己体外覆上一层剑气护罩。
经过老人的潜心教导,陆泽对力量掌控已非比寻常。
所以当那青光射来时,他就马上加大了灵气输出。
这才从那青光中活下来,
不过,在尝试了青龙法镜威力后,他觉得就算自己没用流风剑影护体,最多也只是受些轻伤。
“不,不可能,你,你怎么能从法宝的攻击下,活下来的?”
然而,比起陆泽的平淡,一旁穆云月却陷入了深深的惊恐。
一双美眸睁得大大的,如同见鬼般盯着陆泽。
刚才青光的威力,她可是十分清楚的,就连真玄境九重强者,都不敢硬接!
陆泽怎么可能安然无恙?
“啪!”
可是,穆云月的疑惑,并没有换来陆泽的解答。
在她问话之时,陆泽已来到她身边,一掌扇在了穆云月的脸上。
这一巴掌抽的很是突兀。
一道鲜血飞溅而起,穆云月的脸颊顿时被抽红了。
穆云月的俏脸上,也留下了五根清晰的手指印。
不仅如此,陆泽这一巴掌,直接将她的脑袋拍的晕头转向,眼冒金星,脑袋发懵,直接摔倒在地。
“啊!”
穆云月发出一声惨叫。
她伸手捂着脸庞,怒视着陆泽,咬牙切齿道:
“陆泽,你这混蛋,竟敢打我,我要杀了你!”
说着,穆云月便抬手要朝陆泽脸上抓去,但陆泽直接将她双手折断,狠狠将她踹在地上。
随后又“啪啪”扇了她两掌,将穆云月扇得鼻青眼肿,口齿横飞。
三掌下来,穆云月再也不复之前的艳美,脸颊变得浮肿不堪,如同猪头一样。
穆云月挨了三掌后,神情已被惊恐取缔,整张脸都是火辣辣的疼。
她从来没有想过,陆泽居然真的敢这么打她。
“穆云月,这三掌是你欠我的!”
“当年你身受寒毒侵袭,我念及情义救你!”
“可你却恩将仇报,不仅险些害死我,还害得我声名狼藉!”
“这三掌,就当是你偿还我的利息!”
三掌打完,陆泽神情冰冷,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狼狈不堪的穆云月:
“现在把我母亲的灵剑换给我,念在同乡的份上,我可以饶你一命!”
“灵剑?”
“陆泽,你怎么还这么天真?”
“就你母亲那把一品破剑,本姑娘早把它当了,就那垃圾,谁会留着!”
挨了三掌的穆云月,面目已全非。
但面对陆泽俯视的眼神,她还是高傲地仰着脑袋,讥讽地朝陆泽嗤道。
“嘭!”
话音方落,她的脑袋,就被愤怒的陆泽一脚踏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