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我在諸天之上》-第五十四章 驚現四品,三路被破讀書

我在諸天之上
小說推薦我在諸天之上我在诸天之上
“是小林。”
转角处,刑车慢慢驶过,姜林被牢牢锁在上面,四周贴满了禁武符印。苏林和姜离等人脸色一变。
被锁在刑车之上的姜林,脸色极度苍白,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裸露出来的皮肤之上,净是血痕。
姜国狱中,竟然敢动用私刑。
苏林和姜离的脸色难看了下来,刑车慢慢靠近,周围人却越发激动了起来。
“此等贼子,死不足惜,今日,就让诸国看看,我姜国的正息风骨。”
一名白发老者站在街边,颤颤巍巍地拄着一个拐杖,朝着囚禁着姜林的刑车破口大骂。
“老匹夫。”
姜离大怒,脸上的肌肉不断颤抖,望向白发老者的目光中怒火中烧。
“冷静,离哥。”
强行拉住姜离,苏林敏锐的打量着四周姜国的布防。
刑车四周,各有五位八品武道士兵护送把守,其后数十名十品士兵紧随其后,最前方还有三名五品正息带领。在姜国皇都之内,负责押送武道被封的姜离,表面之上已绰绰有余。
“离哥。”
刑车渐进,苏林低喝一声,姜离和云逍下意识绷紧了身躯,随时准备动手。
而下一刻,街道两旁,一道道黑衣人影直接冲了出来,包围住了负责押送姜林的这一批人。
突然涌出的黑衣人影,苏林和姜离愕然,原本准备冲出的身躯,也是停了下来。
天子脚下,何人敢放肆?
姜皇都内四周前来看热闹的普通人平日里安稳日子过多了,哪见过这等阵仗,就连刚刚颐指气使的那名白发老者,也被眼前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吓得赶紧躲在了人群之后。
人群噤声。
“等的就是你们。”
刑车前方,三名带头的正息者脸上皆露出了一丝冷笑。
身后士兵迅速包围住了关押姜林的刑车,面色冷峻的看向从四面八方出现的黑衣人。
“哗哗哗。”
街道屋顶各处,一道道人影飞掠而出,浑厚的武道气息瞬间爆发,笼罩向场间,隐隐之中,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这是?”
隐藏在人群之后,苏林与姜离脸上闪过一丝震惊,随即脸色难看了下来。
若是按照他们之前的安排,那么此刻,他们直接出去劫刑车,无异于以卵击石。
而现在莫名出现的人,却直接警醒了苏林和姜离。
屏住呼吸,苏林和姜离紧张地望向场中被包围的黑衣人。
看着场中持剑慢慢逼近的黑衣人,姜离的眼中却突然闪过了一丝疑惑。
“拿下。”
为首三名正息者冷冷的看着面前的黑衣人,身上金色的正息爆发,攻伐之音响。
“杀。”
黑衣人中,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传了出来,随即率先持剑冲了出去,身后的黑衣人也不再犹豫,跟随着冲了出去。
两拨人马很快交战了在一起,喊杀声震天。一道道青色的灵力直冲天际,不断有人倒下,但守卫在姜林身边的姜国士兵,却没有丝毫减弱。
“离哥,到我们出场了。”
看着四周姜国布置下的守卫力量已经尽出,苏林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起身,苏林与姜离拨开了人群走了出去。
“你们干什么啊?”
“这么急着送死?”
跟前人群中传出一阵阵咒骂声,但苏林却不在意,额间文印显化,一道璀璨的银芒,直接爆发了开来,震开了周围的普通姜国百姓。
姜离身上,同样武道六品巅峰的气息展露了出来,青芒伴体,一柄长剑,出现在了姜离手中。
一道玄而又玄的气息,自剑身之上,涌至姜离全身。
姜国,蕴剑之道。
不再迟疑,苏林和姜离直接冲了出去。
“文体?”
两股冲天气势从人群之中爆发了出来,守卫在刑车之周的三名五品正息瞬间注意到冲出来的苏林二人,脸色当即难看了起来,大声呵斥道。
“我拖住他们,你去破了刑车上的封印。”
姜离持剑直接迎向刑车周围的士兵,苏林也不再迟疑,六件伴身文宝齐齐出现,浑身银芒闪烁,直接压飞掠向刑车之处。
“文体,休要自误!”
刑车周围的三名五品正息见状,又惊又怒,眼看着苏林二人即将突破姜国武者的防守,当下也不再纠结苏林的身份,脸色一变,手中齐齐结印,大喝一声。
“御之决,封。”
三道青芒暴涨,瞬间连接在了一起,化作了一道符印,迎向直冲而来的苏林。
“给我破。”
五品正息配合九品武道的速度加持,苏林已躲无可躲,心一横,苏林眼中闪过一道凶意,额间文印迅速点亮,周身银芒再度暴涨,苏林手持文剑,直接劈了上去。
“轰!”
璀璨的银色剑芒直接撞击在三道青色正息连接而成的符印之上,发出了阵阵轰鸣声。
三名五品正息脸上皆涌上一股潮红之色,在两股气息碰撞的余波之下,倒退了开来,满脸的惊骇的望向烟尘中持剑飞掠而出的苏林。
“拦住他。”
三名五品正息彻底慌了,饶是他们也没有想到,在同阶之内,文体竟然如此霸道。
“小苏。”
姜离自然是看到了苏林击退这三名五品正息的一幕,当下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却见手中长剑之上,青芒再度强盛了起来,姜离持剑直接挡住了数十名姜国士兵的道路,持剑立于眼前,脸上涌上了一抹凝重。
“蕴剑,道。”
姜离猛然大喝,一道璀璨的青芒从其身上爆发了出来,姜离气息不断拔高,在达到近五品之境后,稳定了下来。
“十年蕴剑。”
昂首长啸,姜离体内十多年来蕴藏的力量在这一刻顷刻爆发了开来。
“休想越过一步。”
姜离提剑主动冲了上去,青芒直接覆盖住了同样冲上来的姜国士兵。
“文体动手了。”
暗处,眼见着苏林等人现身,云槿从幻云神国之内领来的强者也纷纷现身,直接冲了出去,与源源不断涌来的姜国士兵混战在了一起。
“文体,此等大罪,还不速速停手!”
看着场间突然出现的众人,三名五品正息也无法保持刚开始的淡定了,看向苏林怒喝道。
“小林,醒醒。”
直接无视了这三名五品正息的怒喝,苏林纵身一跃,直接跳到了关押着姜林的刑车之上,贴在其四周之上的禁武符印闪烁了淡淡青芒,苏林抬手,一道银芒闪过,刑车之上的符印皆化作了粉末。
“小林,醒醒。”
直接用文剑砍穿刑车,苏林一把接过姜林,着急的拍了拍他的面颊,银色正息慢慢输入姜林体内,姜林眼角微微一动。
“唔。”
最强妖猴系统 追香少年
姜林终于醒了过来。
三日的牢狱时间,直接让这位一向养尊处优,无忧无虑的少爷体验了一把人间真实,昨日用刑之后,一直昏迷到现在,被苏林用文体正息唤醒。
“苏,苏哥。”
慢慢睁开眼,看到面前放大的俊脸,姜林整个人突然呆滞住了。
“赶快聚体内武道,我们带你离开。”
挥手爆发出一道银芒,挡在了两人面前,苏林看着一脸呆滞地姜林着急地说道。
“你,你和大哥,为什么会在这里?”
目光自然也看到了街道上与姜国士兵厮杀在一起地姜离,姜林眼角泪水瞬间流了下来。
“等等路上告诉你,赶紧恢复。”
余光看到跟前那三品五品正息再度靠来,苏林直接起身,额间文印再度亮了起来。
“文体,你为天地眷顾,此等不忠不义之事,无异于自毁前程,还不束手就擒。”
三名五品正息齐齐大喝,身上爆发出了阵阵金光,逼向苏林。
“我等行事,但求问心无愧,何来自毁一说。”
刑车之上,苏林持剑而立,一袭白衣迎风簌簌作响,满脸凝重之色的看向迎面走来的三名五品正息。
“不知悔改,奉祭下之名,拿下文体。”
天际间,一道夹杂了雄浑正息之力的声音传来了过来。
“啪。”
姜离身上的青芒被震散了开来,嘴中直接喷出一口鲜血,倒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一道金芒从远处飞掠而来,停留在了虚空之中。
苏林下意识抬头望去。
金色的光芒渲染整片天际,一道来自灵魂深处的威压,从其身上散发了出来。
“四,四品正息。”
身躯在这一股威压之下不断颤抖,苏林咬牙看向那一道被金芒笼罩的人影,失声喊道。
四品正息,在祭下学院内,位列为十二层,分管祭下学院事务。
想不到,今日,祭下学院竟然会派遣一名四品正息,前来把守护送。
一道道金芒从天际间散落了下来,击向各处出现的黑衣人和云槿带来的人,不消十息时间,便控制住了场中局势。
在正息的修习体系之中,四品之上,为质的飞跃,可与同阶武者平起平坐。
三品,则具有调和气运之能。
二品半圣,则是镇国无上存在。
至于一品圣人,古今往来,也唯有在上古诸神时代,出现了一尊圣人。
在其仙逝之后,一万万年间,更是再无圣人出世。
四品之上,正息显辉,被世人敬仰。
四品之下,唯能七教化传授只能,被武者近身,却是无丝毫反抗之力。
苏林凭借文体之能,能在同阶之内,迎战三名五品正息,但在脱胎换骨的四品正息之前,却孱弱如一只绵阳。
毫无抵抗之力。
即便是文体,也无法支持苏林正面迎下这一尊四品正息。
场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一脸敬畏的看向凭空浮立在天际间的那一道金色人影,不敢发一言惊扰。
嘴角在这一股惊人的威势下慢慢溢出一丝鲜血,苏林和姜离的脸色铁青了下来。
饶是他们,也没有想到,在重兵把守的姜皇都之内,姜主同老子几人,竟然还会派出如此强者,亲自押送。
“文体,你可知罪?”
金芒中,一道冰冷的声影传出,一道恐怖的威压直接落在了苏林身上。
“噗。”
喉中一甜,苏林嘴角一口鲜血直接喷出,溅射在了地面之上,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苏林单膝跪倒在了地上。
“小苏。”
姜离目眦欲裂,但身体被天际间的那一道金芒死死压在了地上,无法动弹丝毫。
“苏哥。”
姜林脸上浮现出一股悲苦之色,泪水流了出来。
“知罪?”
苏林低下头,嘴中喃喃道。
“小苏,是我们连累了你。”
姜离悲从心来。
“带走文体。”
金芒中,人影皱起眉,但也真的不敢私自对苏林动手,招手示意跟前的士兵拿下苏林。
“不愧于心也算错吗?”
苏林动了。
额间的文印银芒剧烈散发了开来,直接抵住了天际间落下的金芒。
苏林抬头,目光坚定的望向金色人影。
“姜林袭杀我祭下正息,被判斩首示众,乃公信。”
“你因私情拦国法为正,何为不愧于心?”
金芒中,人影怒极反笑,看向苏林眼神中的那最后一抹凝重也是消散而去。
姜主已判,李圣亲自督察,谁敢言之错?谁敢当路阻拦?
唯有文体尔。
可在四品眼中,苏林此举,无异于自取灭亡。
百年之后,文考第一,传学阳力匡正者,不过尔尔。
“你所知,不过你所知,我所言不愧无心,你又如何了然。”
苏林脸上露出一丝悲怆。
世人只知,姜林袭杀五品正息,但又有谁能知道,隐藏其下面的真相。
苏林不会说出,因为他想活下去。
但修习正息,若姜林死去,他没办法面对自己的内心。
想到此,苏林握紧了手中的文剑,目光坚定的看向天际间那一道金芒人影。
既然避免不了,那便,战吧。
仿佛也感受到苏林的意志一般,金芒中,人影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既然给你机会不抓住,那便休怪老夫无情。”
“拿下文体。”
金芒猛然爆发,直接压制向苏林。
“小苏。”
“苏哥。”
姜离与姜林看着眨眼之间已经接近苏林的那一道金芒,下意识大喊一声,脸上满是绝望之色。
“青衣前辈,还是要麻烦你们了。”
垂下头,苏林仿佛是放弃抵抗一般,站在了原地,金芒来势汹汹,即将落在苏林的身上。
心神沉到天墟宫之内,青衣等人也顾忌不了那么多了,即便拼着被姜主和老子发觉的风险,今日,他们也要保下苏林。
若苏林陨,他们也不能独活。
额间文印之处,一道淡淡的青色开始涌动,苏林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放开了心神,准备让青衣接管他的身体,以破此局。
而就在金芒即将落在苏林的千钧一发之际,刑车之周,一道更甚于四品的气息,突然间,爆发了出来。
“轰!”
一道青芒直接在金芒即将要击中苏林的一瞬间,拦截住了他的攻势。
下意识抬起头,苏林惊愕的看向面前这一道黑衣人影,手持一枚符印,漫天青芒闪烁,挡在了他的面前。
“姜相!”
天际间,那一道金色人影也是无法再保持淡定的神色,惊呼出声。
“轰。”
姜离脑海中仿佛万雷轰鸣一般,呆滞在了原地,呆呆的看向挡在苏林身前的那一道黑衣人影。
苏林苦笑,早有猜测。
刑车之上,慢慢缓过神来的姜林再度热泪盈眶,呆呆的望向身前的那一道伟岸的身影。
“父,父亲。”
姜离声音有些颤抖,泪水疯狂流下。
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那一晚,父亲为什么待他如此不堪。
“若不是你们闯祸,我等怎么会变成现在局面,明日,你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你的弟弟?”
姜父怒斥自己的画面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姜离趴在地上,看着那一道黑色人影,泪流满面。
并非姜相那晚如此呵斥姜离,只是,他害怕,姜离也如同他一般,前来营救姜林。
他不能愧对自己之子在自己面前死去,即便前方是姜主与李圣。
恋在夏天
但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另外一子因此丢掉性命,只能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呵斥姜离,让他乖乖呆在学院之内,不再过问此事。
可是,在看到两人遇到生死危机之时,姜相还是第一时间站了出来。
看着面前的那一道人影,姜离张大了嘴,扭动着身躯,拼命向前爬去,想发出声音,但喉咙间除却一阵呜呜声,竟无法开口在吐出一个字。
姜离想通了,在这一刻,那一晚所有对于父亲的质疑,全都烟消云散。
可是,却为时已晚。
“姜绍,你觉得,你能改变大局吗?”
吃惊过后,金色人影竟是再度笑出声,苏林几人的脸色也是凝重了下来。
天际间,一道武道四品的威压,慢慢降临在了街道之中。
一道身着青色甲胄的身影,凭空出现在了金色人影的身边。
众人脸色一变。
“姜相,你真能拦住我二人?”
青色灵力瞬间爆发,直接覆盖住整片天际,而苏林等人的脸色,也一点一点沉了下来。
武道四品。
正息四品。
只为押送姜林。
眼前的局势越发的棘手,苏林皱起眉,自己好像还是低估了正息五品被斩之后带来的天地影响。
是天意不可逆吗?